本廟闡鸞歷史-高雄意誠堂關帝廟

本廟闡鸞歷史

本廟自日治時代以來,即為以代天宣化為最大的宗旨與志業的鸞堂聖殿,我鸞堂聖殿與一般宮廟最大的不同處,在於本廟乃是本著「以儒為宗,以道為用,並闡佛法,以神道設教,求三教一心,共救渡迷濛」的精神來設教。本廟建廟百餘年以來,歷代眾先賢與眾堂生們無不上體天心,秉持與懷抱著「以勸世渡人為本,以濟世救人為志」的宗旨,謹遵著本廟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的慈悲教誨與本廟設教的精神,信受奉行之且始終不渝。並虔心祈求消災降福,人人平安健康。

本廟建廟伊始,本無鸞台。後因陳中和翁自中國聘請專人前來本廟教授扶鸞後,從此本廟才開始設置鸞台,並肩負起飛鸞闡教及代天宣化之聖務與使命。自此後迄至今日,百餘年來,本廟皆堅持以「飛鸞闡教」為勸世教化及濟世普化之道,力求以神道設教並奉行不渝。「飛鸞闡教」也就是「扶鸞」。「扶鸞」與「宣講」是本廟建廟百餘年來即堅持不渝的一項重要傳統,也是本廟落實、堅持、傳承並發揚百餘年前眾先賢們所期許的「代天宣化」使命的表現。
綜觀當今之世道,人心不古,功利與投機思想瀰漫。科技與文明的日新月異,雖然使得生活比以往更加便利,卻也使得人人多師心於權謀、財利、權位、傲慢及偏見,人人也多利令智昏、利慾薰心,將我國傳統之倫理綱常束之高閣,千年來固有之道德倫常日漸淪喪,乃至於蕩然無存。在《論語.述而》篇當中,孔聖夫子於距今上千年以前就已經對於人心與世道的澆漓,以及道德人倫的日漸淪喪,有著「吾不復夢見周公」之嘆,在今日之社會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心的日漸迷離,道德的日益淪喪,除了造成現代人類社會的混亂、人倫與法制的崩壞。也造成了人類對於自然環境的大肆破壞,更進而造成了季節與氣候遞嬗的失調失序,以及戰爭、災禍的與日俱增。

本廟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對此皆深感痛心疾首,故而堅持本廟致力於保存飛鸞闡教的傳統,並以宣講與著書代天宣化。除了為自世界各地來到本廟虔心奉香的善信們解答疑惑,加持賜福以外,更重要的,乃是在於勸戒與教化善信們「諸惡莫做,眾善奉行」的道理,盼望得以藉此扭轉人性的日漸墮落與現代社會的頹風,挽回人人心中善良、正直、忠厚而淳樸的一面;並重振與弘揚自孔聖夫子以來,我中華文化固有之倫理與道德。

本廟之設置鸞台,以飛鸞闡教濟世並宣講勸善的源由,係日治時期由陳中和翁自中國聘請專人前來本廟傳授。也因此,本廟的扶鸞儀式相當堅持古法及古禮,與本市甚至是全國的其他鸞堂都有著相當程度的不同。
何以陳中和翁欲自中國聘請專人前來本廟傳授扶鸞儀式?據本廟耆老回憶本廟先賢的說法,其乃是因當時有相當多的人沉迷於吸食洋菸(鴉片煙),且鴉片煙於日治時期係由總督府專賣,總督府為了牟取暴利而並未嚴禁吸食鴉片煙,造成當時有相當多人皆沉迷於此,家中尚有餘財者為此家破人亡、散盡家財,而家徒四壁者則多為此流落街頭。陳中和翁於心不忍,故而自中國聘請專人前來本堂傳授扶鸞儀式,並開設「同善社」從事宣講勸善的活動,其目的便是在於使先民得以借助本廟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的顯赫神威來戒除鴉片煙癮。也因此,陳中和翁及當時本廟的諸位先賢為了避免受到日本警察及殖民政府的取締與壓迫。故而當時的扶鸞儀式皆是於晚間進行,且較為不對外開放的。

基於這樣的避免受到來自殖民政府的壓力,也造成本廟及同善社之建築於日治時期皆建有圍牆與苓雅寮庄之市街隔絕。本廟於這樣的外在壓力下,幸得眾位堂生與先賢在陳中和翁父子的帶領下,以及一片對於本廟聖帝祖恩師及眾神恩師的虔敬之心下,仍是先後開科著造了《龍圖奇書》、《齊家準繩》與《警鐘醒夢》三部鸞書,並取得相當的成功。本廟的鸞務與廟務也在陳中和翁父子與眾位堂生先賢的共同努力下,才得以完善無缺地延續至今。
時至西元1945年(民國34年)日本戰敗投降以後,本廟乃開始重新恢復對外的濟世,也開始轉型成為苓雅寮庄的地方公廟。而當時本廟的堂主與同善社的社長乃是陳啟清翁。且唐榮翁與唐傳宗翁父子對於本廟也是大力支持,當時本堂的鸞務與廟務也隨著其事業的發展而開始蒸蒸日上,堂生與信眾也與日俱增。並組織成立聖樂團與誦經團,使得本廟的組織與規模日漸完善,祭典科儀也更加莊嚴肅穆,並為本廟今日的規模奠定下完備而良好的基礎。
本廟於西元1976年(民國65年)時,奉旨開科著造《意誠明道》,隨後即因社會日漸富足,且科技與文明開始日漸進步,使得民眾普遍對於求方及請示的需求已較減少。再加以民眾普遍生活步調的日漸忙碌,能定期來廟參鸞效勞者較以往大為減少,故而本堂的鸞務與廟務於自《意誠明道》著書完竣的西元1976年,至《揚善意誠》著書完竣的西元2007年(民國96年)間,有約莫30年的時間是較為持平的,這段幸得本廟列位先賢、堂生與善信大德們的共同努力與維持,才得以使本廟的萬年香火、顯赫神威與扶鸞傳統得以延續至今日。

日治時期著成之《龍圖奇書》、《齊家準繩》與《警鐘醒夢》

本廟於日治時期,由陳中和翁父子主持本堂之鸞務與廟務。在當時即先後奉旨著造《龍圖奇書》、《齊家準繩》與《警鐘醒夢》三部鸞書。這三部鸞書當中,有詩詞歌賦,也有案證、行述與論評…等文體,其皆為諸天神聖仙佛與本廟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以飛鸞所寫下的珍貴篇章,其內容多為啟迪人心、勸化世人的警語,也有許多有關於陳中和翁及其家族的相關記載。
其中《龍圖奇書》一共分為「孝、悌、忠、信」四部,《齊家準繩》一共分為「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八部。而《警鐘醒夢》一書則是分為「春、夏、秋、冬」等四部。其中所收錄的鸞文內容皆是在於「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堪稱字字皆珠璣,句句皆精妙。奈何本廟早期所藏之鸞書,皆因二次大戰戰火而散亂不堪,後幸得本廟先賢  堂生陳田章翁將其所收藏的完好無缺的這三部鸞書皆捐獻給本廟,本廟亦因而得以保存至今,並節錄其內容向大眾分享,堪稱本廟的鎮廟之寶。

戰後迄今著成之《意誠明道》、《揚善意誠》、《揚儒意誠》、《揚道意誠》 與 《揚釋意誠》

本廟自戰後以來,隨即忙於重建及濟世之事。故而須待到西元1976年(民國65年)時,才得以奉旨開科著造《意誠明道》。但隨後又因社會的迅速變遷,造成本廟堂生一度人手不足,也有青黃不接的情況產生。故而本廟須待到約莫三十年後的西元2007年(民國96年)在本廟現任主委洪榮豊先生的極力奔走下,才得以再度開科,奉旨著造《揚善意誠》。
此後,本廟在現任主委洪榮豊先生的帶領下,陸續於西元2010年與西元2014年奉旨開科著造《揚儒意誠》與《揚道意誠》。這四部鸞書,除了如同日治時期所奉旨著造的三部鸞書一般的,由諸天神聖仙佛與本堂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以飛鸞所寫下的詩詞歌賦及勸化世人的警語以外,也有許多諸天神聖仙佛與本堂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談論修身養性、修持之法及儒道之本的珍貴篇章。字字句句皆是對於人生智慧與為人處世之道的啟迪。本廟目前已經於西元2017年(民國106年)奉本廟恩主指示,完成《揚釋意誠》之著造,並於是年之農曆陽月廿一日奉聖示繳書繳旨。並於2018年(歲次戊戌年;民國107年)經玉皇大天尊,玉旨恩准開科揮鸞著書,御賜書顏曰《儒道釋鸞宗》。其鸞文內容則多為諸天神聖仙佛與本堂聖帝祖恩主及眾神恩師飛鸞談論佛法及佛經當中的大智大慧及珍貴道理,以啟發人心向善,並開啟人生智慧,此與一般所見的鸞書大不相同。也是本廟「匡正世風警醒夢,三教一心救迷濛」之建廟宗旨的落實與印證。